首页 > 协会天地 > 协会介绍

管清友:解决“融资难”需要调整资本市场结构

发布时间:2016-01-22 12:00:45来源:金融界网站作者:

圆桌对话:“经济与国民财富的双重期待,直接融资在改革中的坐标定位”(从左到右:李春洪、贾康、管清友、周春生、杨涛、武雅斌)

  

  1月19日, 由“中关村管委会、海淀区政府、中关村发展集团”联合发起,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主办,北京合伙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承办的2016国际视野下的创新与资本论坛,于2016年1月19日在北京中关村软件园国际会议服务中心隆重举行。本届论坛紧紧围绕行业最新动态,就相关经济与政策动向,“双创”金融生态,孵化器行业标准,股权投资国际化,新三板等行业焦点问题邀请到国际同行、国内知名学者、行业专家、上市公司决策者同台讨论,致力于打造全球视野下全产业链生态的股权投资千人会。

  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名誉会长李春洪,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长江商学院教授周春生,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中华股权投资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院长武雅斌就“经济与国民财富的双重期待,直接融资在改革中的坐标定位”展开圆桌讨论。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指出企业直接融资成本高,融资难,要想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逐步调整资本市场结构。

 

  以下为文字实录: 

  管清友:刚才贾老师从宏观层面讲了直接融资的意义,我从中观和微观层面给大家梳理几个观点。 

  第一个,关于我们为什么融资成本高,实际上这是一个历史问题,也不是现在才出现的,只是现在这个阶段可能更严重、更明显。咱就不说国内的利率水平,我们在印尼、泰国高铁项目,我们和日本去竞争,就没法跟人家竞争,因为我们利率水平比人家高多了,日本是零利率或者低利率的水平,国际竞争就是如此。国内的所谓融资成本高,其实作为股权投资机构,作为企业其实感触是非常明显的,就是这样高的成本你还不一定拿到,这就直接直接融资到间接融资转变。 

  第二个,为什么融资难?这也不是一个新问题、也是老问题,但是现在更难。大量的国有企业,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占有了很大的市场空间和金融资源,我们的银行,原来间接融资这一块,以国有银行为主,它本身与我们所设想的多元化的市场竞争结构就不太一样,比如说现在中小企业融资很难,商业银行原本可以下更大的力气,要求更低的回报去服务中小企业,但是不是,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大量的银行资金在股票市场上,在权利投资没有机会的时候进入债权市场,债权市场收益率到2015年下降的特别快,风险很大,大家就抓紧时间加杠杆再债,这本身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投机的行为,非常短期化的行为,为什么商业银行会这么干呢?因为你竞争是不足的。所以利率市场化如果说完成,我觉得只是完成了第一步,真正要解决多元化的市场竞争结构,金融市场结构问题,远远没有到位。现在一家商业银行的规模可能比几十家证券公司或者信托公司加起来的规模还要大,所以银行业是国有银行为主,整个金融行业又是以银行业为主,这种所谓头大身子小的情况,其实我觉得是融资难的非常重要的一些原因。 

  第三个,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对于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确实还是有直接的帮助。但是这里头我们必须要区分一个,在过去我们发审制度之下,实际上直接融资的成本并不低,我们企业上个市,看起来我们在资本市场上融资不贵,但是你想想在这种发审制度之下你上市的成本有多高,你上市的过程跑了多少趟。 

  李春洪:财务成本,时间成本。 

  管清友:还有很多灰色成本,所有上市公司或者股权投资机构大家都很清楚,为什么现在要改变这种发审制度,逐步过渡到注册制,对于降低融资成本是非常非常关键的,当然对于保护监管部门的干部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个,我觉得直接融资确实是一个方向,未来这几年应该说是历史上比较好的股权投资的机会,本身是流动性分流的重要领域,而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又是非常重要的领域。股票市场里面做市商制度的改革,引入公募基金,战略新兴板的推出,都是流动性分流的重要的场所,所以我对中国资本市场中长期趋势还是比较看好的。 

  第五个,短期来看中国资本市场确实面临很大的困难,就是所谓处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刚才周教授也讲到了估值的问题,因为我们在原来的发审制度之下,供给是短缺的,上市公司是稀缺的、是强势的,所以估值是偏高的,必然有一个估值整体下移的情况。我们现在的估值水平如果去掉金融业的上市公司整体估值仍然是偏高的,这样在我们向注册制过渡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对资本市场的冲击很大,再加上汇率贬值的问题,资本流出的问题,包括政策设计上的其他方面不确定因素,当然短期来看资本市场还是比较困难的,或者阵痛期。 

  最后一点,从我们做资本市场研究角度来讲,今年很重要的工作不是光跟大家说短期的困难、短期的阵痛,今年要找到全球市场的共振点,至少是在二级市场强烈反弹的一个点,当然现在这个点我还没找到,它一定有这么一个点,因为估值下来,特别是经过年初以来整体大幅度的下降,会在某一个时点达到稳态和均衡,大家可以持续关注我们机构的观点,我就说这些,谢谢 

  李春洪:谢谢管院长,管院长的观点很明确,需要我们共同来研究和关注,找到均衡点,机会就来了。 

  管清友:不好意思,其实我刚才忘了说一点,在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变的过程中,实际上我们的监管,包括贾老师刚才讲的政策供给也要跟着转,因为我们现在政策供给和监管整个这一套架构都是适合原来这套以间接融资为主的套路的,现在要往直接融资转,整个架构都要变,所谓从机构监管到功能监管,包括有的领导同志讲的所谓人才的问题,整个你的衔接问题、协调问题,我觉得都需要一个转变。 

0